永利彩票-永利彩票平台

鸡同鸭讲心思不对版的一人一狌竟然出奇的和睦

 “那么,出外采集的族人呢?”
 
    顾峥的话音刚落,一阵不同于男子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就从篱笆外的方向传了过来。
 
    只不过这些女人们带回来的消息并不算美好,而她们脸上那种显而易见的愁绪,也感染了这些留守在部族之中的老弱的族人。
 
    “怎得,又是什么收获也无?”
 
    为首的那个最为粗壮的女子,拿着只有薄薄的一层不知道什么植物的种子一般的作物,就端到了询问之人的眼前。
 
    而那些围上来的老人们,在看到了此次的收获之后,则是齐刷刷的摇了摇头,各自退回到帐篷内的身型……都跟着佝偻了几分。
 
    一时间被外边的氛围给影响到的狰雄,就忘记了回答顾峥的提问,而站在他对面的顾峥却是在这种被忽视的状态之下,说了一句让族长立马失态的话语。
 
    “我知道哪里能找到临时果腹的粮食……”
 
 889 族人的构成(40/50)
 
    而他接下来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呢,这个壮硕的如同矮熊一般的汉子却是一把就抓住了顾峥那条并不怎么壮硕的臂膀,焦急的摇晃了起来。
 
    “狰,食物,在何处?”
 
    而顾峥头上装饰所用的那唯一的一根羽毛也被其摇晃掉了之后,这个已经快要被摇散架的大祭司……却只是拍了拍状若癫狂的族长,示意对方将其放下来之后,就朝着帐篷外的那个同样粗悍的女人招了招手。
 
    “那座摇摆的山上有很多草,但是,这种草就不需要采摘了,你看到那草上的花朵了吗?”
 
    “嗯,是,味道有些难闻,但是这样的一朵花,可以顶一个族人的一顿的饥饱。”
 
    “所以,咱们现在有多少的人手?因为我并不确定这山中的青色花朵能否够我们所有人食用。”
 
    “更不知道,这些花朵在晒制成干花之后,是否还具有原本的奇效。”
 
    交代清楚的顾峥,在话音落下来了之后,这名叫狰花的女子就拍着她肥厚的胸脯保证到:“放心吧祭司,我们办事你放心,等闲的危险都能替您挡下来的,所以,带我们去吧。”
 
    而在旁边一直负责旁听的族长,却早已经将他的那根长矛给擎在了手中,在这偌大的族群之中,除了护卫族人安全的队伍外,可就他一个壮劳力是闲着的了,他理当为这些女人们保驾护航。
 
    而顾峥也不矫情,毕竟采集以及护卫这等工作,本就是族长的分内之事。
 
    他只要当好一个祭司,做好他分内的工作就好,越权,乃是一个族群为祸的根本啊。
 
    随后,众人在确认了队伍的配给之后,就浩浩荡荡的随顾铮再一次的入得了那招摇山。
 
    不知道这山动的频率如何,直到顾峥引领着大家走到了金桂丛林的时候,这山峰还依然巍峨敦实的耸立在云雾之间,不见半分的扭捏。
 
    时不我待,一众人走的很快,他们顺着韭菜的味道而去,十分轻松的就找到了顾峥口中所描绘出的那种青色的花朵。
 
    现在,仿佛这种植物的花季,而负责采摘的族人们在摘下一朵青若碧玉的花朵之后才发现,这种奇异冲鼻的韭菜味道,竟然是由这种花所散发出来的。
 
    捂着鼻子的顾峥更是近不得了,他只得拉住族长的皮草,朝着一旁黑色的迷穀树的方向指去:“那种树名为迷穀树,树枝自带灵气,可以指引人的方向,你我折下一些带回族中,分给晚归的勇士们,免得他们在外出狩猎的时候,迷失了方向。”
 
    听到顾峥的解释,狰雄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他将手中的长矛朝着背后一别,竟如同灵猴一般灵敏的就沿着离他最近的一棵迷穀树上攀爬了上去。
 
    可是谁成想,待到狰雄攀爬到了树杈之上,用劲朝着其中的一根并不算粗壮的枝杈上这么奋力一掰的时候,问题就来了。
 
    这位看起来着实壮硕的汉子,却是连一根小枝杈都折不下来。
 
    “奇怪?”
 
    顾峥下意识的就走到这迷穀树旁,噔噔噔的用手指扣了三下,这期间,他的手指竟然如同碰撞到了金属一般的,发出了一阵清脆的空鸣之音。
 
    这树竟然如此的结实,但是当初那个白耳的猿猴,哦,也就是狌狌,它又为何能那般轻易的就将这迷穀枝给折下来的呢?
 
    就在顾峥开动了脑筋,用他那原始人的脑子奋力的思考的时候,他的头顶上却是再一次的响起了‘吼吼吼’的狌狌的嚎叫。
 
    依然是先前的那只颇通人性的狌狌,依然是落在了顾峥的头顶,正歪着耳朵颇为好奇的瞅着顾峥此时的行事。
 
    在见到一旁那个矮墩胖的族长的时候,它的脸上还流露出了十分嫌弃的神色,趁着对方愣神的工夫,一把就拽住了族长脖颈上悬挂着的兽牙项链,毫不犹豫的往下边这么一扯。
 
    ‘砰!’
 
    这个目测体重最少有一百五十斤的矮胖敦族长,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扯下了树,摔落在了地上。
 
    到底还是大意了,在山海经的世界之中,就算是一只再不起眼的野兽,那也是最特殊的存在。
 
    开始正视起眼前的这只狌狌的顾峥,刚打算吸一口气上前帮忙呢,谁成想那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狌狌,竟然自己纵上了刚才族长所在的枝条,伸着手的就将他未曾折下来的那支细长的枝条给‘咔嚓’这样一掰……就将其从迷穀叔的树杈上给折了下来。
 
    然后,这位狌狌小兽,就像是献宝一般的将这根枝条朝着顾峥的方向递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族长:……
 
    站在一旁的顾峥……露出了迷之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有狰氏的祭司身份的使然,这具身体竟然自带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和力。
 
    对于自家的族人,表现的倒是没有那么的分明。
 
    但是若是碰见了一些野外的小兽昆虫等等的,却表现得分外明显。
 
    想到这里的顾峥,也不矫情,他十分自然的就接过了狌狌递于他的迷穀枝条,然后指了指自己手中的这枝,又指了指树上与其相仿的几枝之后,就势朝着身后狰花怀中的皮兜子中一抓,就将对方千辛万苦才收集起来的草籽儿,从底部捞了起来,径直的就递到了那狌狌还未曾收回的毛爪子之中。
 
    而这个被猝不及防的塞满了零食的狌狌,却是在将爪子收回去了之后,就露出了一脸懵逼的表情。
 
    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小狌狌我的心脏跳得有些过快了啊。
 
    但是面前的这个没有毛的猴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有妈妈身上的奶香,还有他最喜欢吃的祝余花的味道呢。
 
    所以,自己就帮帮这个小猴子吧,他都脱毛了,好可怜。
 
    于是,鸡同鸭讲,心思不对版的一人一狌,竟然出奇的和睦有爱,这位狌狌就像是听明白了顾峥所想的那般,嗖嗖嗖的……就在迷穀树的树杈上采摘了起来。
 
    不过须臾的工夫,顾峥的脚底下就堆了一小堆的树杈,在他大概的清点了一番,还留出了一部分存货之后,就示意小狌狌可以停手了。
 
    这个时候,站在顾峥的身后,一直在找寻着祝余花的族人们,也聚集到了一处。
 
    他们每一个人的皮兜裙子之中,都有小半袋的祝余花,带着点晶莹剔透的雾珠,颤巍巍的被收集到了一处。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赶紧下山。”
 
    “若是等到天黑,怕是会有差错!”
 
    看着这越来越阴沉的天气,顾峥就做出了他的判断,而站在他身后的一众族人,也手脚麻利的将此行的收获给包裹起来,毫不拖沓的朝着山下驻扎区行去。
 
    至于那只恋恋不舍的狌狌,竟然只是目送顾峥一行人远去,像是今日中第一次见到那般,隐没于桂花树丛之中,消失不见了。
 
    随着顾峥一行人,步履匆匆的返回营地,采摘的队伍立马就被好奇心颇重的族人们给围在了一起。
 
    “这就是狰说的可以吃的食物?”
 
    “我活了三十六年了,没见过这么奇特的花朵。”
 
    “这味道,也怪好闻的。”
 
    这是什么样的鼻子,这又是什么样的世界,只想扶额的顾峥……他需要静静。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